称找苏丹卡巴星打官司‧好友骗工友110万

2020-07-28  阅读 957 次 作者:

称找苏丹卡巴星打官司‧好友骗工友110万(吉隆坡)一名冷气工友申诉,他因误信好友可以找来着名律师卡巴星及柔佛州苏丹协助处理官司案件,而不惜向亲友借贷及变卖财物筹措经费。他将110万令吉汇入户头后,好友却不见蹤影,他才惊悉好友竟变老千,令他欠下满身债务。来自芙蓉的吴天成(30岁)指出,他和哥哥吴天生及好友阿林3人于2003年合作经营冷气业,过后老闆开了一张3万令吉的支票作为3人的薪金。“阿林负责到银行兑现支票,但我与哥哥等了多天仍不见薪金汇入户头,因此询问他事情办得怎幺了,他却指称是银行经理取走了我们的支票,并声称要诉讼这间银行经理。”“当时我们信以为真,还随他到大使路的法庭去。但他后来又对我们说卡巴星答应受理我们的案件,并指胜诉后我们可获得几百万的赔偿。”他声称,阿林过后声称遇见相熟的“柔佛州苏丹”,对方答应协助他们处理法庭案件,唯条件是不可对外透露“柔佛州苏丹”从旁协助他们处理法庭案件。开逾20户头汇钱“阿林过后多次带我们到国家银行、法庭及政府行政楼交涉,但每次他都吩咐我们在外等候,由他本身负责处理案件,我们也从未真正看见卡巴星或柔佛州苏丹,一切都是听从阿林的指示。”“根据阿林指出,苏丹吩咐我们要耐心等候,之后就可以获得上千万令吉的赔偿;他甚至叫我们不需再工作,等着拿钱就对了。”他说,事隔约一年,他们的经济出现状况,因此拜托阿林向“苏丹”反映,要求支付一些生活费,而“苏丹”也开了3张支票给他们。“阿林说,‘苏丹’以保密为由,要我勿直接兑现支票,而是与家人在不同的银行开储蓄户头,每个户头至少存入1000令吉。结果,我与7名家庭成员分别在不同的银行共开了逾20个户头,以方便苏丹汇钱给我。”“但阿林每隔一段时期就要求我们汇钱进这些户头,以作为处理文件的经费。由于没钱,我唯有向父母借,而他们则转向亲友们借,甚至向大耳窿借贷,过后陆续汇入约4万令吉。”父母向50亲友借钱吴天成指出,由于阿林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所以从未想过对方会存心欺骗他,因此才会一直汇钱给对方,结果导致本身与家人欠下鉅款。“我们是因为2个月来都无法联络上阿林,才开始起疑的。”他说,他及家人前往银行检查户头存款后,才赫然发现所有款项都被取走了。另外,阿林也涉嫌使计欺骗吴天成的父母欠下合约,将其舅舅的橡胶园的橡胶树砍下,从中骗取1万令吉;而其父母也为了协助儿子,陆续向50多名亲友借钱。(LSL)不汇钱恫言对家人不利吴天成说,由于经济问题,他无法再汇款入银行户头,但阿林却声称案件已处理至半途,希望他继续汇钱,并威胁若不汇钱,将会对其家人不利,迫使他乖乖就範。吴天成指出,他陆续向父亲吴运华(71岁)、母亲李美芳(64岁)及姐夫杨瑞文(45岁)等亲人借钱汇入银行户头。杨瑞文指出,本身于2005年透过妻舅认识阿林,对方也要求他继续汇钱,并声称要保密,甚至连妻舅也不得透露任何消息。“阿林从中挑拨离间,声称我的妻舅已从苏丹手中获得一笔钱财,又威胁我若不汇钱,我的妻舅、岳父母就会被捉走等,我唯有变卖财物及向大耳窿贷款。”在阿林失蹤后,吴天成找上姐夫杨瑞文,2人才惊见对方分别向他们说出相同的话,因而导致他们存有心结,互不来往。实际上,2人都因担心对方安危而不停地汇钱至银行户头。杨瑞文陆续被骗取约50万令吉左右,包括向信贷公司贷款。他曾向信贷公司贷款5000令吉,加利息后则需归还3万令吉。由于无法摊还债务,他唯有在律师楼签下协议合约抵押屋子旁的空地,并同意本身的贷款为3万令吉。曾骗老妇44万吴天成指出,约一年前曾有报导指阿林骗走一名老妇44万令吉,但阿林却否认,还宣称有“苏丹”在背后撑腰,警方因此未控告他,令他更相信阿林的话。“即使他现在已失蹤,但他仍会传简讯给我,吩咐我别找他,因他有要事处理,并叫我耐心等待,说下週就会把钱还给我。”吴天成也曾找上阿林位于芙蓉的住处,唯阿林的父母也说不知儿子下落,两老也因儿子而负债累累。吴天成已于8月6日向警方投案,希望阿林儘快现身退还部份金钱,以让他们能儘快摊还债务。陈志光助取回地契人民公正党敦拉萨镇区部副主席陈志光指出,吴天成被骗取110万令吉的案件属跨州犯罪集团所为,他吁请社会人士多加关注,同时希望阿林现身解决问题。此外,他也质疑办理杨瑞文与信贷公司协议合约的律师楼的专业水平,他认为,律师应发挥专业精神提供杨瑞生劝导,而不是在没有了解的情况下办理协议合约手续。“我们会透过法律研究局寻求协助,希望能为他们争取回所抵押的地契。”‧2008.08.15

上一篇:
下一篇: